“拌砂浆收北大通知书”云南小伙:《平凡的世界》激励我

阅读: 21 发表于 2018-07-26 09:23

 

[摘要]邮递员送来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云南曲靖小伙崔庆涛正在老家会泽县一处建筑工地同父母打工,干着“拌砂浆”的活儿。崔庆涛说,考上北大,父母“有希望、有盼头”了。

邮递员送来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时,今年12月才满18岁的云南曲靖小伙崔庆涛正在老家会泽县一处建筑工地同父母一起打工,干着“拌砂浆”的活儿。“父母都特别高兴,差不多是冲下了楼。”7月25日,崔庆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忆起三天前的那一刻。

这几天,此事被当地媒体报道,崔庆涛上了热搜。崔庆涛告诉澎湃新闻,考上北京大学只能算是“天时地利人和”,“这种情况的学生应该还有很多,只是恰恰我被报道了而已”。但这对其父母而言,意味着“干活的时候心里也高兴一点,有希望、有盼头”。

学习迷茫、痛苦时,崔庆涛爱看路遥名著《平凡的世界》。“这会让我心里豁然开朗。”崔庆涛说。

据此前媒体报道,崔庆涛今年高考669分,排名全省第56名,通过国家专项计划考取了北大。会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朝祥告诉澎湃新闻,当地计划在8月4日策划一个公益晚会,捐赠的善款全部用来资助贫困大学生,包括崔庆涛在内。

暑假打工每天工作11个小时,没休息日

崔庆涛是长子,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高考结束后,他便跟着父母在家附近的建筑工地上到处打工。崔庆涛说,7月22日这天,自己正弯身拌砂浆,邮递员打来电话,说通知书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等真的到了,父母都特别高兴,差不多是冲下了楼来到工地上。”崔庆涛告诉澎湃新闻。

当地电视台拍摄的视频显示,拿到通知书后,一家人围拢在一起,父亲崔茂荣不识字,叫妻子许树兰念通知书内容。许树兰就一字一顿念起来:“崔庆涛同学,我校决定录取你入新闻与传播学院专业学习,请你准时于2018年8月30日凭本通知书到校报到,校长林建华。”这时候,崔庆涛穿着沾满灰尘的工作服,站在一旁笑。头上有些许白发,他不怎么在意,说是“少年白,从小就有”。

同父母打工期间,崔庆涛每天早上6点起床,半个小时后到达工地。“一般是帮父母打下手,搬砂浆,再拎一下,还有递一下砖。”崔庆涛告诉澎湃新闻,每天工作11个小时,“不存在双休日”,身体上“会有点累”,但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充实。

对崔庆涛而言,父母虽是农民,但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现在的自己“有一半来自父母的塑造”。“最重要的让我更加坚强,每次学习上成绩不理想的时候,他们都会鼓励我,不会责备,正是这样自己才一直坚持下来。”崔庆涛说,以前自己和弟弟留在老家会泽上学,父母在外务工,没有时间陪自己。“自己平时也会想念爸爸妈妈,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给父母。”

其实“打工”对崔庆涛来说并不陌生。据《曲靖日报》6月30日报道,此前崔庆涛父母在外务工时,他和弟弟都会在假期跟着一起干活,“经常在夜里3点钟就起来,在大棚里撒肥料、撒鸡粪”。

崔茂荣彼时接受当地记者采访时称,“现在就怕下雨,因为会耽搁干活,影响筹集孩子上大学的学费”。“家里盖房子政府补助了4万元,现在还差着点债,但是不要几年就能还清了。”崔茂荣称“自己苦点没啥,娃娃就是最大的希望”。

爱看《平凡的世界》,接受激励

崔庆涛上了热搜。北大校友俞敏洪微博转发了崔庆涛的新闻,感慨“一个农村孩子进入北大,变成一个自信的北大人,要经历那么多的曲折和考验,从自卑走向自信,从狭隘走向开阔,从农村走向世界,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进入北大才刚刚开始”。

崔庆涛打小就很向往北大,第一志愿填的是法学。“大家都说学法律很苦,我想如果是‘吃苦’的话,那我还受得了——加上自己也挺想做个律师。”说完这句,他自己也笑了。最后分数差了一点,录取到新闻与传播专业。他对这个专业了解不多,觉得“应是更加注重实践”。“我的性格气质比较适合研究类型的学科。”崔庆涛称,对于未来是否尝试转专业,还未曾考虑过,“进了大学先学学”。

崔庆涛此前就读的会泽县茚旺高级中学实力颇强,据该校官网数据,2018年前7届毕业生中已有73人被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录取,2人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尽管如此,该校一名老师告诉澎湃新闻,崔庆涛能够考上北大仍然“很不容易”,付出颇多艰辛。

崔庆涛平时喜欢读书,对他感触最大的一本是路遥名著《平凡的世界》,对他而言,这本书“真实、易懂”,道理都在朴实无华的语言中。“学习时有些时候真的会很迷茫,很痛苦,但是阅读会让我心里豁然开朗。”

最近不少媒体邀约采访,而自己手里需要处理的事情又较多,崔庆涛觉得有些“应付不过来”。“自己还是挺内向,对于第一次见到的人,说话基本上吞吞吐吐。”崔庆涛坦言,自己在学校里也比较内向,尽管朋友不少,但平常就是“一个人做习题之类”。

学费问题已获解决,加入北大新生群

崔庆涛去过最远的城市是昆明,对于北大、北京以及更遥远的未来,崔庆涛称,自己会更加地努力,去实现自己梦想。

有网友认为“寒门”出一个“贵子”颇难,崔庆涛认为更多需要依靠自己,“心里要有目标,然后实践”,家庭出身、经济条件等其他客观因素,每个人都可以主动予以改变。而在他看来,考上北大并不意味着改变命运。“高考只是给了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真正改变命运的仍是以后在生活里的付出。”崔庆涛认为自己应该“积累更多的社会和工作经验”,“这样才能够真正地自力更生”。

“不会很担心即将独自踏上的求学之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也能够很好地生活。”崔庆涛说,父母也有舍不得自己,但“离别是为了以后更好地相聚”。“家乡位于偏僻的大山深处,但这片土地养育了自己,从来不会觉得嫌弃。真的感觉每一次回家都很亲切,很快乐。” 对于未来,考虑到家庭因素,崔庆涛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点去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

“大量贫困家庭的学生通过教育和高考,改变了个人的命运,贫困家庭通过教育阻断了贫困的代际传递。”对于崔庆涛一事,会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朝祥此前接受人民网采访时称。7月25日,周朝祥告诉澎湃新闻,当地组建了大学生志愿宣讲团,“基本都是贫困大学生”,崔庆涛也受邀参加。“我们计划在8月4日策划一个公益晚会,捐赠的善款全部用来资助贫困大学生。”周朝祥说。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阿忆(周忆军)在微博上透露,学院副书记已联系上崔庆涛,向他详细介绍了北大的资助政策。“目前,他已进入新生班级群,但开学前他还得和父母一起干活。 ”

这得到崔庆涛证实。“学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崔庆涛告诉澎湃新闻,接下来的一个月假期,他会继续陪同父母打工,也会抽出时间辅导弟弟妹妹功课,希望他们也能脚踏实地地学习。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