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呼吁证监会:加快培育独角兽,降低创业板企业上市财务标准

阅读: 10 发表于 2018-05-15 02:32

 

王守仁呼吁证监会:加快培育独角兽,降低创业板企业上市财务标准

2018-05-14 16:12来源:投资家证监会/创业板/独角兽

原标题:王守仁呼吁证监会:加快培育独角兽,降低创业板企业上市财务标准

新经济已经发展到智能化阶段,上市公司结构必须改变,创投思维必须改变!

文|龚良红

“中兴事件”刷屏了前一阵的热门:美国政府发出技术禁令,在7年时间里,中兴将无法获得美国公司的技术,对于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赖美国的中兴通讯而言,无异于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美国对中兴的“禁售令”,直接暴露出了中国科技企业的软肋,中国企业不能盲目自信,要在敌强我弱的境地中加速变革。对于整个资本市场而言,今时也不同往日,不论是资本还是企业,都要争夺新科技高地。

对此,投资家网独家对话创投界“泰斗”王守仁,他立足深圳、面向全国、着眼全球,见证了创投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尽管跌宕起伏,但发展速度相比20年前可谓是质的飞跃。今天,年过七旬的王老依然坚守一颗创投“痴迷的心”,对经济社会的不良之风,国内外发展趋势,发出针砭时弊之言,字字铿锵有力。

王守仁认为,新经济已经发展到后互联网阶段,即智能化阶段。全球都在争夺高科技制高点,上市公司结构必须改变,创投思维必须改变。

一变·上市公司结构

其实香港资本市场的几次大变革就是全球高科技争夺趋势的缩影。

最开始的香港证券交易所主要由英国人管理,上市公司也多属英资企业。1960年代末,香港经济起飞,华资公司对上市集资的需求越来越大,华人企业占据了香港上市公司的主导地位,促成更多以华资拥有及管理的交易所开业,远东交易所、金银证券交易所及九龙证券交易所先后创立。

尽管如此,从结构上看,香港上市公司主要是房地产企业,高科技企业很少。

后来,香港资本市场开放,有了沪港通、深港通的开通,迈出了互联互通的两条腿,沪深港共同市场形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离岸人民币产品增添了新的投资渠道。不仅中国的投资者可以参与内地市场之外,更多的人民币可以通过香港,走向海外。

这时候,慢慢改变了原本房地产企业占据香港上市企业半壁江山的格局。

1999年11月25日,香港创业板开埠,首发企业的风头远胜主板IPO新贵。港交所最初将香港创业板定位为主板市场以外的一个完全独立的新股票市场,与主板市场具有彼此独立,同等地位。

不曾想到,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科技网络概念股云集的香港创业板也遭遇重挫,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香港创业板指数跌去了90%。于是创业板企业寻求转板,从香港创业板撤出转到主板上市。

港交所无奈对创业板上市规则大幅修订,创业板上市公司转往主板,不用先在创业板除牌,可直接“由创业板转板上市”,这次修订规则使得香港创业板沦为了主板市场的预备板,也预示了香港创业板的失败。为什么失败?原因很显然:香港科技基础不够,技术型企业少。

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趋势:现在全球竞争的动力,就是谁先占领新型高科技领域,谁就夺得先机。哪怕抓住一个,就极有可能成为全球的新产业龙头。

深刻反省之后,为了吸引更多内地以及国际的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权”。蚂蚁金服、小米、滴滴出行等众多代表中国新经济的企业,很可能将就近选择在香港上市,而不用再远赴美国。这一举拓宽资金来源的同时,带动IPO筹资额大幅上升,留住了属于本土的高科技企业,港股市场结构也将得到进一步平衡。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也说了,这是一个探索,结果拭目以待。

在过去,争夺霸权是通过军事侵略,二战以后的第三世界发展起来之后,美国等国家通过资本侵略的方式争得霸主地位,下一步,就是科技侵略,如果在科技方面落后,永远将成为别人的科技奴隶。

因此,证监会应该尽快采取措施,加大对独角兽企业的投资培育力度。近年来,IPO数量大大减少,这让许多高成长的高科技项目得不到资本市场的支持,所以一方面,证监会要尽快恢复IPO的常态化;另一方面,中国资本市场一定要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提高上市公司高科技质量。

在上市公司质量的把控上,证监会一要增加上市公司的科技含量,二要加强信息披露和内部关联交易的进一步规范,中小企业在成长过程当中波动很大,可能在一段时期爆发性成长,也可能是缓慢成长,甚至停滞不前。

资本市场要加大创新步伐,加快符合条件的重要企业上市进度。在严格规范管理和信息披露的前提下,进一步降低创业板上市企业的财务标准。

同时要借鉴美国的经验,A股市场和创业板市场都要尽快制定独角兽挂牌上市的直通车措施。让有独创技术,并且持续高成长,有望成为未来新兴创业领域的领头羊的企业,在上市公司比例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

二变·挖掘、留住隐形冠军

创新是动力,创新的动力是人才。高科技企业的成长性,跟以往不同,它不是取决于资本,而是团队。人才不是孤立的,人的发展在必须在舞台里面。这个舞台,关键在于新的生态环境怎么造,第一要做的,就是把隐形冠军挖掘出来。

就在最近,科技部发布了一份《中关村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据报告显示,上榜的独角兽企业一共164家,蚂蚁金服以750亿美元估值第一,滴滴、小米分别以560亿美元、460亿美元估值列第二第三。

暂不说公布企业的好坏,这个事情是好的,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导向,我们可以从中筛选隐性冠军。

随着经济的发展,A股也将旧有规则调整到越来越适应新经济的需要,特别是CDR政策的放开,让独角兽企业以及巨头企业加快回归,使那些当年因政策、市场等诸多因素无奈放弃国内市场的企业,又有了“回归”的理由。只有越来越多的独角兽在本土立足下来,才能在这个时代撑起整个市场。

话说回来,我们现在也有一些独角兽,比如深圳的柔宇、大疆等等,但这还只是很小的独角兽,跟美国的大独角兽相比,确实太小。所以我们应该去思考,我们的小独角兽如何变成大独角兽,不是独角兽的如何培育成独角兽。

面对这样的差距,中国不必自垂自危,而应该奋力追赶,后互联网时代进入到智能化,智能化所带来的高效益,慢慢会把社会效益扩张到人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这就是马克思倡导的人类全面发展。

全球的智能化没有界限,我们一可以直接利用国外的先进技术,结合中国设计,创新商业化模式。二可以对一些技术进行二次研发,也可以引进高技术人才。争夺高科技领地这件事,各个国家在同一起跑线上,但谁能跑到最后,谁能跑到第一是两码事。

发现隐形冠军,投资者所要做的,就是改变单一的财务投资思维,以长线投资的思维去做。

三变·创投新时代的长线投资

作为投资者,我们希望享受到独角兽企业、巨头企业的发展成果,并通过长期投资的方式获得持续稳健的投资回报率。

的确,过去20年的创投事业飞速发展,无论从资金的规模,项目投资的数量,还是从业人员数量,都在快速增长,这对于中国高新技术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但是现在的创投业还处在一个粗放的发展阶段,从体量上看来越来越大,投资者的投资能力、风险判断能力、投资后的培育能力却是一言难尽。

现在创投泡沫非常严重,投资机构盲目追求资金规模,其中一个关键动机是,资金规模越大管理费越多,不仅如此,还能使其在社会上名声大噪。

但是,资金大量募集随之带来的问题是,规模大的资金在三年之内要必须投完,这就导致投资机构在投资上远远不够严肃谨慎,有相当的盲目性和投机性。哄抢项目,哄抬价格,把一个项目直接炒到IPO甚至超过IPO的价格。

此外,还需要招一批新的投资经理,他们大多缺乏丰富的产业经验,也没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源,为被投资企业提供增值服务,只是给企业提供资金,让企业自然生长。为了追求所谓的上市,拼命砸钱,券商在抢,中后期项目价格高至千万,资本一哄而上,所以大家就盲目在募资、求规模。“今天投,明天想发大财”,对于这种理念,这一定要改变。

投资机构的内部激励和约束机制也让投资经理在投资项目之后,很少再过问。考核的内容不在投后管理的质量,而是找更多的新项目。这也是我们和美国的差距根源所在,他们的创投基金管理人,绝大部分都是创业家出身,转型做投资人以后,更明白怎么帮助创业者成长。

所以我们号召:投资机构应该走上价值投资、长线投资、专业化投资的道路上来。

创业投资最重要的不在于资金投入,而是通过投入资金,和创业家应该建立一种深厚的感情,帮助企业共同创造价值。创业投资应该帮助企业发展,共同发展,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

后互联网化的今天,也是智能化的今天,要占据高科技领地,不被成为他国的科技奴隶,改变刻不容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